Site Overlay

快猫第四代蓝奏云石磨

唐城暗中监视这姓田的女人已经有一个星期,按照这个女人的生活习惯,只要天黑之后,她一般不会外出,可是今天,情况却出现突然的变化,那个女人居然在天黑之后出门了。正好在店里的唐城马上做出布置,亲自带着两队人悄悄跟了上去,直到一路跟到了一家小酒馆。

亲眼看着那个女人走进街边的那家小酒馆里,已经被选定为第一监视小组的两名老警察,也前后脚走进了小酒馆,几分钟之后,唐城手下的另一组人也进了酒馆。王秉璋为唐城抽调的这批老警察,都是各个分局里的老油条,被唐城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招数简单特训几天之后,便马上发挥出各自的实力。

化名田中琪的田中裕子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人跟踪,就算唐城的第一组人就坐在靠近她的桌子,田中裕子还是毫无察觉。距离接头的时间越发近了,已经在重庆潜伏超过一年的田中裕子并没有丝毫的紧张,因为她知道情报处在重庆的站点几乎就是个摆设,通过从张汉春嘴里打探来的情报显示,重庆站的反谍能力实在太差。

所以田中裕子自以为只要自己不是当街叫喊自己是日本情报特工,潜伏在重庆的自己,就永远不会有暴露的可能。距离接头时间还剩下一分钟的时候,负责情报外送的小组成员终于出现,和对方有过眼神交流的田中裕子随即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扔在桌上,搜集汇总之后的情报就藏在那烟盒之中。

接头人脚步轻快从田中裕子身边走过,只是一个随意的摆臂动作之后,田中裕子桌边的香烟便已经不见踪影。田中裕子和接头人自以为自己做的聪明,殊不知他俩之间从眼神交流开始,就已经被唐城布置在酒馆里的两组人同时发现。所以在那接头人拿到烟盒的时候,靠近门口的那组人中就马上有一人起身离开小酒馆,这个接头人将会是他们的下一个监视目标。

“队长,已经能确认那个女人的确是有问题,那个穿着短衫的矮个子,就是来跟那女人接头的。我们亲眼看倒,那个女人拿出一盒烟放在桌上,然后被那矮个子给拿走了。”离开酒馆的那人跟唐城汇报的时候,正好看到接头人从小酒馆里出来,便马上指给唐城看。夜色降临之后,视线并不是很清晰,小酒馆门口昏黄的灯光,并不足以令唐城等人看清楚那接头人的面目。

“你们继续跟着那女人,这个新出现的目标交给我处理,稍后我会去茶叶店跟你们汇合。”还好唐城有技能傍身,立马就打开目标锁定技能的他,独自一个人跟了上去。和田中裕子的自以为是不同,这个负责情报外送的接头人很是小心,半个小时快过去,这货还是在小酒馆的附近东转西绕,令唐城心中很是烦闷。

唐城已经使用系统技能牢牢锁定了对方,只要对方和自己的 直线距离不超出一百米,就不可能摆脱系统技能的锁定,所以唐城一路跟踪,对方也一直没能发现。半个小时之后,或许是已经确定自己并未被人跟踪,身穿短衫的接头人这才终于转向进入一条主街之中,再一刻钟过后,站在街角的唐城亲眼看着那人走进了一家小店。

唐城站在街角耐心等着,一支烟抽完,目标还没有出现,技能提示却显示目标此刻就在那家小店里。敌不动我动,将烟头扔在地上用鞋子碾灭的唐城,抬脚朝着那家小店走了过去。重庆的街边店铺不像南京那样,大多临街的橱窗都安装了玻璃,这里的街边店铺很多只是糊着窗户纸,所以想从外面看清楚店里的情况,的确是有点麻烦。

唐城没有在店外张望,而是直接推门走了进去,迎面而来的麻辣味道,令唐城恍如回到了后世里的火锅店铺。来重庆已经三个多月,唐城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重庆话,加上唐城那张很能欺骗人的稚嫩面孔,就算店里的人认出唐城是个生面孔,也不会觉着唐城是个有着神秘背景的人。唐城走进这家小店之前,显然已经想过这些事情,而且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重庆不是南京,如果唐城此刻是在南京追踪目标,便可以借助情报处这块牌子得到许多的帮助。可这里是重庆,情报处的牌子在这里未必管用,况且张江和才刚刚打开局面,唐城想要的助力现在还只能是一种渴望。在南京和上海都跟日本情报特工交过手的唐城知道,潜伏在暗处的日本情报小组一般都是四到六人的编制,只抓其中的一两人,对整个情报小组根本起不到面破坏的目的。

更何况如果小组里掌握电台的组长没有落网,这个情报小组就还有死灰复燃的可能,唐城此刻便面临着如此的艰难选择。是选择继续跟踪这个接头人,然后顺藤摸瓜找到情报小组里的其他成员,继而将整个情报小组一网打尽?还是先下手为强,抓一个是一个,先利用这个案子,将张江和的名头在重庆再渲染的响亮一些呢?

甜甜少女慵懒写真

能够顺藤摸瓜抓到整个情报小组自然是好的,可这期间只要稍稍出现失误,很可能就会打草惊蛇,使得这个情报小组得以逃脱,并寻机深潜下去。一旦对方选择了深潜,小组成员之间是不会主动联系的,这也就是说,就算唐城时候能抓到小组中人,可能也会失去灭这个情报小组的可能和机会。已经对日本情报小组构架十分熟悉的唐城,只是稍稍思量,便做出了主动出击的决定。

唐城推门走进这家小店,迎面而来的麻辣味深深刺激着唐城的感官和味蕾,只是随意在店里扫了一眼,唐城便故意露出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,在店里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来。这家店的规模不算大,店里也只摆了六张桌子,唐城坐下的时候,店里只有三桌客人,当然这三张客人当中也包括了唐城自己。

坐下来的唐城并没有东张西望,而是两眼直勾勾的看向自己左手边的那张桌子,拎着茶壶端着茶碗过来的伙计,顺着唐城的视线看过去,立马就忍不住笑出声来。唐城左手边那张桌子的客人也是独自一个人,唐城进来的时候,那人正埋头伏案大嚼,看那张桌上堆积起来的大堆骨头,是个人都会暗赞此人的好胃口。而真正令唐城觉着惊奇的是,这个胃口极好的食客并不是一个体型健阔的威猛大汉,而是一个年轻女子。

唐城觉着对方年轻,是因为这个女人身穿红衣,而且辫梢上还系着一截红绳,从侧面看过去,唐城觉着这个女子也就20岁左右的年龄。这家小店最拿手的便是烧蹄髈,听了小店伙计的介绍,口中生津的唐城随即要了两个被麻辣味包裹起来的蹄髈,入口之后的软糯和鲜香令唐城忍不住眉飞色舞起来。唐城进店之后的所有举动,完就是一个慕名来这里吃蹄髈的年轻老饕,只是并没有人留意到唐城的视线,已经落在连接后厨的那扇门上。

唐城一路跟过来的接头人此刻并不在店里,但系统技能的提示区却显示,已经被技能锁定的目标就在这家店里。唐城吃掉第一只蹄髈之后,才算是琢磨明白,这家店并不单单只是前堂,它还有后厨。既然系统技能提示目标还在这家店子里,那么唯一的可能,目标此刻应该在这家店的后厨里,或者说目标应该是个厨子或是帮厨。

琢磨明白了这些,唐城对付第二只蹄髈的时候,心情便愈发的愉快起来,当他觉着自己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的时候,才忽然发现,自己面前的桌上亦如那红衣女子一般,早已经堆满骨头。不知不觉间,唐城前后点了四只蹄髈,原本还打算留两只给张江和带回去的唐城无奈,只得又要了两只蹄髈打包准备带走。“小哥,真是对不住,小店最后剩下的两只蹄髈,已经被那边的客人要了,所以…”

唐城很是惬意的抽着烟,等着小伙计把自己打包的蹄髈送来,结果却等来小伙计一脸的抱歉。唐城闻言扭头向那红衣女子看去,结果却只是看到一个拎着荷叶包走出店门的背影,心中暗叫可惜的唐城只得结账离开,心说张江和还真是没有这个口福。

唐城结账离开,实际却并没有走远,而是马上发动轻身技能,借助夜色的掩护直接上了蹄髈店的屋顶。顺着屋脊移动到蹄髈店后厨的位置,慢慢俯身下来的唐城,正准备揭开屋顶的瓦片,却忽然听到身侧传来一声喊。“抓贼啊…屋顶上有贼人!”这声叫喊来的太过突然,以至于屋顶上的唐城居然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几息之后,待屋顶上的唐城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扭头看去的时候,只看到迎面飞来的一个荷叶包正慢慢变大。